游戏 广州恒大

银行理财阵痛中蝶变

同花顺财经

发布时间:01-0409:15浙江核新同花顺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本报记者王柯瑾

2019年对银行理财来讲是大变局的一年。

这一年,是理财净值化转型的关键年,保本型理财产品发行量持续下降,理财平均收益率连续下跌。这一年,也被称为银行理财子公司元年,银行理财管理模式向公司化转型。截至2019年末,共有10家银行理财子公司正式开业运营。这一年,多项资管新规配套细则出台,理财业务和银行子公司发展驶入规范车道的同时,商业银行仍面临着转型的“阵痛”。

展望未来,随着居民财富的不断增长、资管行业的转型升级,中国未来的资管市场规模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业内人士总结认为,未来银行理财在发展过程中将面临几大趋势:第一,银行理财逐步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以客户为中心”的模式转变,应不断增强客户服务能力,满足更广泛的群体和更多样的投资需求;第二,应把握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机遇,探索与外资合作模式,助力资管行业国际化;第三,应把握金融与科技融合的趋势,实现行业升级,助力银行理财快速发展。

新生:银行理财子公司设立提速

2019年是理财子公司元年。至12月5日邮储银行全资子公司中邮理财有限责任公司正式开业,国有大行理财子公司全部开业。此外,光大银行、招商银行、兴业银行等股份制银行的理财子公司,以及宁波银行理财子公司也已开业运营。

普益标准在《2019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报告》中表示,银行理财子公司推进速度超预期,打造了银行理财新生态。报告预计,到2020年底,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数量或较2019年翻番,以国有、股份行以及头部城商行为主。

业内专家分析认为,银行理财子公司独立运营,有助于风险隔离,推动理财业务回归资管本源。同时,其背靠母行雄厚资金资源,在牌照、投资范围、销售端等方面均享有天然优势。

关于理财子公司未来的发展,普益标准研究员梁传义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理财子公司需聚焦于自身的优势,寻找差异化发展的道路,在管理体制上需要向市场化机构看齐,积极引进人才,完善投研体系,补齐经验不足的短板,提升投研专业化水平。同时,规范业务流程,搭建起相关运营管理系统,提升运营能力建设。”

随着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进一步推进,引进国际先进资管机构合资设立理财公司正在提上日程。2019年12月20日,银保监会批准东方汇理资产管理公司和中银理财有限责任公司在上海合资设立理财公司,东方汇理资管出资比例为55%,中银理财出资比例为45%。此外,还有其他国际资管机构正在与有关银行理财子公司沟通,协商合资设立外资控股的理财公司。银保监会方面表示,这将有利于引进国际先进资管机构在经营理念、运营管理机制、资产组合管理、风险管理等方面的专业经验,同时发挥中方股东在渠道、客户等方面的优势,以及对国内金融市场的深入理解和投资能力等方面的长处,进一步丰富资管市场主体和产品种类,满足投资者多元化服务需求。

规范:监管细则渐次落地

资管新规要求,主营业务不包括资管业务的金融机构应当设立子公司开展资管业务。理财新规则进一步规定,商业银行应当通过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子公司开展理财业务,暂不具备条件的银行总行应当设立理财业务专营部门。

作为资管新规的相关配套制度,2019年以来监管部门补充出台了三个文件:即《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核算估值指引(征求意见稿)》《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和《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试行)》。

除此之外,2019年12月6日,中国结算修订了《特殊机构及产品证券账户业务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增加了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开立自营账户和理财产品证券账户的相关内容。

关于理财子公司的规范和管理,国家金融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从监管角度看,在理财子公司独立的情况下,监管机构可以针对子公司设置一系列指标,对子公司及理财产品的流动性、信用风险、市场风险等进行全面、专业的监管。在信息披露方面,监管还可以提高理财子公司的信息披露要求,更充分地发挥市场监督的作用。

随着2018年下半年以来现金管理类理财快速发展,监管对理财转型提出了更高要求。12月27日银保监会、人民银行发布《关于规范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通知》”),将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对标货币基金进行监管。

华泰证券分析认为,短期来看,《通知》出台或使得理财投资收益降低,增加销售难度,规模增速或将放缓,一定程度影响理财转型推进,但有望呵护银行存款成本。长期来看,除保证公平竞争外,使银行理财业务发展与风险管理相匹配,利于银行理财专业化机制的建立。

展望:转型之路“未完待续”

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最后期限的推进,超22万亿元非保本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任务显得尤为艰巨;银行理财子公司从起步到逐渐发展,在投研能力、科技运用以及人才培养等方面仍需积累和沉淀;此外,投资者教育也是理财产品被广大客群接受的关键。

根据资管新规要求,2020年底前为过渡期,各家机构需要在此之前完成理财业务的相关整改。但面对净值化转型的困难,过渡期是否会“延期”一度引发市场热议。针对这一问题,银保监会也发声表示:银保监会始终要求银行严格落实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的条件,规范开展理财业务对于存量业务的处置,严格制定整改计划,按照进度扎实有序推进,但也会根据实际情况研究是否对相关政策进行小幅适度调整。

针对目前银行理财在净值化、公司化转型中面对的困难和挑战,中国银行业专职副会长潘光伟在公开论坛上建议,各机构应尽快从运行模式公司化、理财产品净值化、资产配置多样化和投研能力专业化等方面提升自身能力。

作为专营理财业务的“生力军”,银行理财子公司面临挑战的同时也迎来新机遇。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师刘银平表示:“长期来看,理财子公司要注重自身投研能力的搭建。一方面,借助金融科技、结合产品放松门槛限制,去挖掘更多的长尾客户;另一方面,对客户进行分层管理,设计出适合不同投资群体的差异化产品。”

同时,运用金融科技助推银行理财子公司业务发展,也是内业普遍看好的。梁传义认为:“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服务客户的边际成本降低,理财子公司可尝试从‘以产品为中心’的模式向‘以客户为中心’的模式转变,即从‘千人一面’到‘千人千面’的服务转型。为了实现‘千人千面’的服务理念,理财子公司需构建前卫的IT系统或者专业的服务模式,把全资产投研能力、智能化服务系统和专业多元的服务内涵作为核心竞争力。”

继国有大行和股份行之后,城商行理财子公司阵营亦逐渐壮大。目前,除宁波银行外,杭州银行理财子公司已获批开业,江苏银行、南京银行的理财子公司已获批筹建。

与大行相比,中小银行发展理财子公司面临着更多挑战。关于城商行理财子公司未来的发力方向,梁传义表示:一是有针对性地组建大类资产投研团队,前期可集中资源优先发展某几个领域;二是充分利用当前国内IT技术创新红利,有的放矢地引入解决方案,或优化既有系统,以形成具有特色的智能服务系统和运营控制系统;三是完善合规内控体系,在符合监管要求的前提下,前瞻性地构造一体化风险管理体系;四是构建面向最终客户的服务体系,重点围绕零售和机构客户的具体理财需要,结合地域特色,形成独到的理财管理体系和服务模式。

来源: 中国经营网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