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广州恒大

这公司抛弃主业玩理财,四年掷34亿,老板年薪千万,员工只拿12万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17日,已有1132家上市公司参与购买理财产品,占A股上市公司总数的32%,投资规模约9766.46亿元。仅从参与投资理财的上市公司数量上,这一数据已经快要赶超2017年全年。根据wind统计,去年共有1221家上市公司有过用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的行为,涉及金额1.35万亿。

华创证券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张瑜告诉AI财经社,“这种玩法很多年就有了。”2012年底,证监会出台《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2号——上市公司募集资金管理和使用的监管要求》,放宽了上市公司募集资金的投资要求。从此,越来越多上市公司试水投资理财。根据证劵日报评论报道,2012年,A股上市公司购买理财产品的金额仅为71亿元;2013年暴增至1667亿元;2014年增至3474亿元;2015年超过5500亿元;2016年则逼近8000亿,2017年超过万亿。

2018年5月,闪电过会的药明康德拉开16个涨停,投资者一签收益或超11万。除了有先见之明的中签股民,药明康德管理层更是投资达人。

随后,6月5日,药明康德发布公告称,同意公司使用不超过15亿自有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截至公告当日,药明康德及其子公司累计使用闲置募集资金购买理财产品的总额为14.99亿元。此时,距离药明康德IPO融资21.3亿资金到账仅一个月。

在此之前,2014年至2016年的三年间,药明康德用于购买银行理财产品的资金分别为13.83亿元、7.79亿元、10.06亿元。在2017年末,这一数字为2.98亿元。过去四年间,药明康德在理财方面的投入共计约34.66亿元。

药明康德的投资欲望由来已久。2015年底,药明康德从纽交所下市。退市原因,有媒体分析,是因为近几年药明康德并不专心做外包,反而试图通过投资布局扩大布局的行为,不能被华尔街投资者认可。

将大量资金用于投资理财,对于主营业务就会有所影响。数据显示,药明康德2014年至2017年,研发费用与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3.13%、2.93%、 3.5%、3.94%。有媒体将这一数据与恒瑞医药及华大基因对比。2016年与2017年间,恒瑞医药的这一占比分别为10.73%、12.68%;华大基因的这一数字分别为10.35%、8.70%。

除了研发费用,研发人员薪资也引来争议。根据招股书显示,研发人员的平均年薪为12.51万元。2018中国A股上市公司高管薪酬榜上,药明康德董事长李革以1711万元年薪位居第三。

5月26日,斯太尔发布公告称,公司曾经1.3亿元的理财产品仅收回1040万元。公告显示,2016年,公司以1.3亿元自有资金购买“方正东亚天晟组合投资集合资金 信托计划”第1期产品。2017年,存续满12个月后,公司申请提前终止。但经管理层多次催促,公司仅收到委托理财部分收益1040万元,理财本金和剩余收益未能收回。公司于2018年5月25日就上述事项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递交了《民事起诉状》,起诉国通信托及天晟同创。同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向公司发出了案件受理通知书。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斯太尔江苏的净利润为亏损状态,亏损1.69亿元,但投资收益竟达3.40亿元。2018年上半年,斯太尔亏损1.44亿元,跌幅219.91%,投资收益为228.2万元。

8月20日,斯太尔发布公告,自陈现状不容乐观。新任董事长失联,公司及子公司因涉及诉讼,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司及子公司生产:经营及管理活动已受到较大影响。而根据斯太尔7月6号的公告显示,公司及子公司被冻结账号有16个,涉及金额已达 1.88亿元,占公司及子公司账户余额的 99.76%。

理财资金未收回或未能按时收回,此类案件并非个例。嘉诚国际2018年半年报显示,出现投资应收利息未收回的金额达到346万元。司太立2018年半年报显示,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较上年同期减少201.86%,主要系当期购建固定资产支付的现金增加及当期购买理财产品未收回减少所致。

早在2017年6月,就有媒体报道美的集团下属公司10亿元理财资金遭诈骗的事件。随后,美的集团发布声明称,该事件属实,但损失有限。声明还称,公司下属合肥美的冰箱公司2016年3月购买10亿元理财信托产品,2016年5月通过内控日常核查发现存在诈骗风险并第一时间报案,目前侦查进展顺利,主要涉案人员正在或已抓捕归案,公司已收回部分委托理财资金。公司已对现存委托理财产品进行全面核查,未发现存在类似的问题。

从9月份的上市公司公告来看,根据AI财经社的统计,投资理财产品集中在银行理财产品,年收益在3%—5%左右,少数高达7.5%左右。其中,购买理财多为低风险的银行短期理财产品投资,盘活资金,提高收益。其形式大多为滚动投资。

收益的确明显。嘉诚国际的半年报显示,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达到3223.83%的增幅,主要原因就是本期增加理财产品所致。

根据富森美在9月22日的公告显示,在此前12个月内,公司使用临时闲置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达13种,合计收益近2000万元。根据富森美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为3.91亿元。

酿酒骨干迎驾贡酒9月22日的公告显示,在此前12个月内,迎驾贡酒累计购买39种理财产品,累计发生额近15亿元。根据财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迎驾贡酒营业收入为17.33亿元。

2018年1月10日,温氏股份发布《关于确认过往委托理财》公告称,自 2017年4月28日起至本公告日止,公司使用自有闲置资金进行委托理财的累计发生额共计人民币152亿元。根据温氏股份2017年年报显示,当年的投资收益为1.69亿元。

众多上市公司蠢蠢欲动。长盛滑动9月22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在确保不影响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建设和正常生产经营的情况下,使用不超过人民币 3亿元的暂时闲置募集资金进行现金管理,用于购买安全性高、流动性好、保本型的理财产品。

凌霄泵业9月25日发布公告称,截止本公告日,公司累计使用闲置募集资金购买理财产品的未到期余额为人民币 2.3亿元,未超过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授权使用闲置募集资金购买理财产品的额度范围。在此之前,4月19日,凌霄泵业董事会同意在保证公司及子公司资金流动性及安全性前提下,公司及子公司拟使用额度不超过人民币 6.5亿元(含 6.5亿元)的闲置自有资金进行现金管理,在该额度内资金可以滚动使用。

Wind资讯曾统计,2017年买入理财产品较多的上市公司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开发商、制造商、食品生产商以及科技公司。目前来看,其他领域的上市公司已经跃跃欲试。

2017年1月,冀中能源发布公告称,为提高资金做用效率,增加现金资产收益,根据公司经营发展计划和资金状况,2017 年度,公司拟使用合计不超过30亿元自有资金用于委托理财。与此同时,公司董事会则通过确定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发行方式的议案,同意公司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不超过20亿元(含20亿元)公司债券。

此举引来冀中能源投资者的不满:“既然有钱去理财,为什么还要发债,用30亿元理财,然后发行债券,恶意圈钱,证监会应该严查。”彼时,有私募人士对媒体表示,“这种情况的出现说明,理财的收益率和债券利率之间或许存在着一定的获利空间,如果债券利率高于理财收益,这种现象是不会出现的,但是显然这样对于上市公司振兴主业有消极影响。”

证监会则在之后表示,“将采取措施限制上市公司频繁融资或者限制单次融资金额过大的定增,健全上市公司募集资金使用现场检查制度,督促保荐机构对在审上市公司再融资项目进行复核”。

效果还未显现。2018年3月,仅上市两个月的盈趣科技宣布投入逾12亿元用于理财,此前募资16亿元。根据2018年半年报显示,盈趣科技营业总收入为13.07亿元,净利润3.97亿元,投资收益为1812万元。

6月5日,药明康德IPO融资21.3亿资金到账仅一个月,已经累计使用闲置募集资金购买理财产品的总额为14.99亿元。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告诉AI财经社,上市公司如果有多余的资金,为了提高资金的利用效率呢,可能会买一些理财。对公司来说,也是无可厚非的。但如果是将大量募集资金投入到理财,那也说明公司的这个募集资金没有很好的募投项目。

同时,杨德龙还表示,也要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这个问题。上市公司也有些无奈,因为当前经济环境,整体上增速出现下降。同时,可投资项目也比较少,所以上市公司在投资方面也比较谨慎。

但也有专家有不同的看法。2018年3月,一位不具名投行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目前上市公司所用于银行理财产品的资金,多数是依靠募资而来,而用募资资金投入理财业务并非正常现象。

华创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王君对AI财经社表示,此举起到保持流动性的类现金作用,但往往是市场不看好的表现。风险取决于理财的期限和项目的前景,一般来讲,用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更加普遍。

中金网曾表示,中国企业正在购买更多高收益不透明投资产品,这对中国债务推动型经济来说是个令人不安的潜在迹象。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