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广州恒大

第三方理财突围

资管新规后,资管行业逐步打破刚性兑付,向投资者传递“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理念。而随着资管行业发展逐步规范,过去第三方财富管理的高速发展阶段难以为继,行业进入明显的分化阶段。

2019年,国内第三方理财行业并不乐观。金诚集团、“承兴危局”、永柏资本、新华财富等一系列事件的爆发,使得投资人对第三方理财的信心大幅下降。《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许多第三方理财的固有客户,开始将资产从第三方理财剥离。加上经济周期和资管新规的双重作用下,不少第三方理财公司的业绩出现下滑,陷入了转型“阵痛期”。

另一方面,我国的高净值人群以及资产规模依旧在不断上升。财富管理的市场空间也吸引了银行、券商、信托等纷纷加入战局,特别是,2019年陆续有33家银行理财子公司拟设立,已有6家相继开业。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三方理财应该如何突破重围?

在2019年最大的34亿元“承兴危局”中,关注的焦点在于应收账款凭证的真实性问题。作为底层资产的应收账款被核心企业否认,而第三方理财公司方面则认为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诈骗。且不论是道高一尺还是魔高一丈,通过此次事件可以肯定的是,行业内对于风险的把控仍然有不足之处。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第三方理财的风险频繁暴露并非偶然。特别是近年来,不少第三方理财的产品出现了逾期兑付或至今未兑付的情况,不仅限于供应链融资。其中,有多个因素共同造成,分别有政策因素、市场因素和道德因素。

首先从政策方面来看,随着对房地产的管控越来越严格,信托压缩通道限制了规模,因此房地产私募产品的备案时常不成功。其次在市场方面,在经济周期的影响下,二级市场2019年的表现不如预期,导致相关理财产品表现不佳。最后就是道德因素,如今第三方理财也加入了自主管理的行列,但不少基金管理人会在灰色地带下做出不利于投资人的行为,尽管并不违法违规,但实际上会影响到投资人的利益。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第三方理财的产品本身也是造成其埋藏隐患的因素之一。从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层面来看,第三方理财公司的话语权并没有传统金融机构大。由此,不少产品实际上都是传统金融机构“挑剩”的,实际资产质量并不高,宣传或者产品设计时则是进行了部分“包装”以促进销售,其中隐藏风险可想而知。

除了宣传上的说辞外,较为多见的“包装”还包括“明股实债”,即投资方以股权形式进行投资,但以回购、第三方收购、对赌、定期分红等形式获得固定收益,以与融资方约定投资资本金远期有效退出和约定利息(固定)收益的刚性实现为要件。

虽然通过这样的方式可以实现成功融资,但却有隐藏的风险,如回购主体自身盈利能力等导致的回购信用风险;又比如投资人作为股东更看重投资回报,不会为融资主体承担产业资本的风险等。

而对于这些“包装”的行为,有受访者直言,“最好的资产都在传统金融机构,我们也有经营和生存的压力。事实上,一些非银财富管理机构也是这么做的”。

有第三方理财人士告诉记者,部分公司的产品背后,实际上指向的是公司股东的地产公司或其他关联主体。募集产品相当于为自身利益进行融资,在这一基础上,很难说在产品设计、管理过程中保持客观。

综合种种因素,如今第三方理财公司的业绩也受到了影响。诺亚财富(NYSE:NOAH)公布的2019财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归属于普通股东净利润为1.92亿元,同比下降7.76%;营业收入为8.42亿元,同比增长0.36%。另一家上市主体钜派投资(NYSE:JP)前三季度净营收6.49亿元,同比下降45.3%;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1.345亿元,2018年同期盈利2.054亿元。

对此,有财富管理公司旗下基金管理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在种种环境因素的影响下,公司的产品也在进行调整,如今更多以直接投资、股权投资为主。

另外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公司本身效益不佳,加上多只产品出险导致投资人信心下降,固有客户有所流失。目前,公司部分部门的预算开支以亿元为单位地大幅削减。

对此,记者采访了多位财富管理公司负责人发现了几个共性之处,一是减少非标产品,增加直接股权投资;二是脱离房地产行业,聚焦其他比如医疗、环保等其他产业,但目前具体产品尚未成型。

对此,上述上市主体的财报也可以印证。根据诺亚财富2019财年三季报,诺亚财富不再提供单一交易对手的非标固收产品、代销产品规模缩水至130亿元,同比下跌了53.7%。其中固收及类固收产品的占比从2018年同期的81.4%降低到了11.7%,而包括标债基金、公募基金在内的公开市场产品的占比则提升到了57.5%。

诺亚财富通过财报表示,目前公司已经停止了所有单一交易对手的非标固收产品的投放。而为了满足客户对“固定收益”的理财产品的需求,诺亚财富将持续专攻标准化、净值型的产品。

同时,诺亚财富也在财报中提及,活跃客户交易额在2019年二季度因单一非标产品停售而下降36.4%,到了三季度活跃客户交易额下降44.3%,对业务规模影响较大。

根据招商银行和贝恩咨询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高净值人群财富管理正逐渐回归银行渠道。在2016~2018年间高净值人群境内资产的分配分别在包括三方理财的非银财富管理机构的比例收缩了约40%。

具体影响因素方面,过去两年市场环境愈加复杂,金融市场波动加大、资管新规深入推进、风险事件频发,导致高净值人群在选择财富管理机构时会更加审慎。而对于已建立较成熟服务能力及专业体系的财富管理机构,如果能够在关键时期有效应对市场挑战,将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2019年银行理财子公司开始陆续设立。根据普益标准的数据,截至2019年12月27日,已有33家银行申请设立理财子公司,其中11家银行的理财子公司获批筹建,22家待批准,涉及理财产品总规模接近20万亿元,占行业理财规模近90%。

银行理财的客群与第三方理财是否重合?对此,有第三方理财人士告诉记者,银行理财的客群比第三方理财更大。因此,第三方理财可以通过在自身有优势的领域提供更个性化、更优质的服务来进行差异化的竞争。而在重合客群之外的部分,也可以与银行理财子公司进行金融科技、产品投顾等方面的合作。

根据上述《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目前银行、券商、信托、第三方理财的竞争相当激烈,服务差异也逐渐缩小。如今寻找差异化发展新动力的主体,才能与其他财富管理机构拉开差距。

报告中建议,财富管理机构应紧跟自身客户群体结构及需求变化,在服务能力、服务模式及产品体系三大方面打造差异化竞争优势。服务能力上应重点关注高净值客户产品筛选、资产配置、风险控制和客户体验的四大服务需求,通过科技赋能和人才梯队建设提升专业能力;服务内容上,财富管理机构应依据现有平台资源、团队和客户特点有选择的发展纵深业务,而非盲目推出与竞争对手同质化的业务;产品体系上加速适应监管新规的产品落地,提升抗周期抗波动产品配置能力,强化产品采选能力,为客户提供更多的优质选择。

在境外财富管理服务方面,中资财富管理机构应继续深化境内外一体化管理,积极利用境内客户优势,强化境外机构竞争力。但同时,中国财富管理机构需进一步积累境外市场投资经验,加深对境外市场政策及趋势理解,积极开拓海外市场产品种类,强化海外产品采选能力,为客户提供更多优质标的选择。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