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快来吃瓜】网红理财大型翻车现场实录

来源:政信三公子

作者:政信三公子

大家好,我是三公子。

今天有理财师在读者群里转发一只集合信托产品的预热广告:

直辖市政信,7000多亿GDP市辖区,AAA融资主体,AA+担保主体,足额应收账款质押。

是XX团队压缩自己成本,谈了很久才谈成的。手快有,手慢无,产品分分钟被秒,我要锻炼手速去了。

然后就是大型翻车现场。

信托公司事主在读者群里说:

我能说我都不知道吗?

公司正在写辟谣公告。

接下来是兴高采烈的讨论时间。

有投资人眼前一亮:

7000多亿GDP的市辖区,应该不缺钱啊,难道是为了抗疫,要补充财政资金?

看到城投信仰这么坚定的韭菜,我还是很欣慰的。至少说明,这些年,信托公司催眠自己再催眠理财师,理财师再催眠客户,还是很有效果的嘛。

为什么大家喜欢撸强主体评级的网红?

因为爹好,收益高,风险低,存在无风险套利空间。

其实这个市场是充分公开透明的,不存在显著的套利空间。就算存在也早被金融机构们悄咪咪地瓜分了,不会流到100万起的个人手里时还卖力的吆喝。

修钥匙的老王都明白的道理。

市场上有一拨人,专门做AAA和AA+国企(类平台)。他们自己有募集团队,就给信托一个千五的通道费,自己形成完整的闭环。信托当然也会在合同里悄咪咪的写进去“类通道”条款。真的出现违约,信托免责,只是苦了投资人。

为什么我不说是平台,而说是类平台?

这就是市场化转型后的平台,主营业务主要是市场化的业务,传统的基础设施投建业务占比并不高。所以不能说是平台,只能说是类平台,甚至说是国企更加恰当一些。

现在市场上有股潮流,就是鼓吹平台公司进行市场化转型。

我觉得要两面看。对于地方政府和平台公司本身来说是非常有必要的,既是开源也是化债。但对金融机构和投资人来说是非常不道德和不公平的。

原来是铁饭碗,吃皇粮,靠财政。现在是背靠地方政府,调动本地资源,自谋生路。市场化业务意味着风险,平台公司本身的风险定价变了。

市场上还有股坏风气,就是唯评级为上。

所以无论国企还是民企都会想尽办法,不管真的假的,明的暗的,有的没的,脏的臭的,总之先把评级提高上去。

高评级的网红,都把自己变成了资金密集型企业,而不在乎自己所处行业的真实经营情况。

就是借新还旧呗,击鼓传花到再融资渠道告罄,连信托都散募不动,然后卒。甚至有的,卒前还不忘通过商票和定融再捞点。

阶段总结:红不红,牛不牛,不看你美不美,行不行,全看你爹。

不要把政府和企业混为一谈。

爹是爹,儿子是儿子。坑爹的儿子多了去了。卖个定融就说是政府债?

政府救不救企业,和企业本身是国企还是民企都没关系。取决于代价。救了损失小,还是不救损失小。

西南某个市平台出事,全省都想办法。因为负面舆情会影响到全省再融资环境。

直辖市有家国企凉了,会影响到直辖市的再融资环境吗?

如果这家类平台是做实业的,有几十万的就业,地方政府还会有所顾虑。如果转型后是搞房地产、小贷担保、文化科技的,你说地方政府会担心啥?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按法律办,按市场化原则办。说半天,一个字:破产重整。

类平台的转型之路。

也可以理解成政府融资平台的转型之路,因为前车之鉴,它山之石。

很简单,三板斧:

(1)整合资产做高评级,从金融机构拿钱;

(2)搞房地产自平衡,从销售地产拿钱;

(3)产业整合收购上市公司,从资本市场拿钱。

听着非常让人心动,这不就是地方版的“淡马锡”吗?

知易行难。人财物不匹配。

首先,是人,专业的人才。

本地成长起来的人才是很为难的,因为他有婆婆奶奶叔叔嫂子一堆人盯着,每天光是事务性的文山会海就疲惫不堪。工作有成呢,往往又盯着行政级别,很快就回归政府,或者被更上一级单位借调走了。人往高处流嘛,很合理。

激励机制也很关键。正向激励里有名无利,这考核那考核的负向激励倒是很丰富。

曾经有地方政府书记对我说:

“三公子,来我们平台公司当董事长吧,给你一年开X00万。”

说这话的时候,他是咬着牙的,因为当地平台公司董事长的收入不过是小几十万。

面对这么诱惑的条件,我坚持原则,不为所动。心里暗想:

工作比原来还累,居然让我降薪过来就职?这哪受得了啊。

其次,本地资源是边界的。

类平台来钱太容易了,手上也握着大量的土地和资产。

同样一个房开项目,在北上广深和在当地的售价和去化都是不一样的。但投资规模却是相近的,甚至在当地的投资成本比在北上广深还要高。

很多核心的土地都已经被政府卖掉了,类平台公司手里拿的土地虽然很多很便宜,但是位置却并不太好。开发价值并不理想。

很多AAA类平台的融资成本在基准甚至下浮,但这只针对他的基础设施类主业,房地产开发等市场化项目,很难从金融机构拿到低成本的贷款的,公司本身过会和政府审批也很难。

所以就出现一种模式,和本地的中小房地产开发商合作成立子公司。AAA平台持股51%乃至更多,民营房开持股低于49%。

资金由本地的中小房地产开发商跑,AAA类平台公司提供担保(往往是暗保,不需要报政府审批);公司管理和运营都由中小房地产开发商负责。

为什么不找大型的知名房开?

首先大型知名房开对这种有灰度的合作模式是有顾虑的;其次大型知名房开不一定看好平台手里的一揽子土地储备;最后就是弹性不够。所以大型房开宁愿针对某一块具体的土地去走公开市场的招拍挂,或者自己做主以合作模式来套地。

我曾经和一些AAA类平台,谈过在其所属省会城市合作进行房地产开发。虽然土地都极其便宜,但是位置和周边配套都一般,我始终下不了决心。

第三,资本运作的收益是不确定的,回收周期是漫长的。

很多类平台,一方面以股权投资形式支持本地公司去上市,另一方面直接收购上市公司,再把其迁册并产业回迁。

产业竞争力一般的上市公司,买了没什么用,就图个名。产业竞争力强的上市公司,不愿意卖,或者对附加条件要求极其苛刻,需要地方政府提供极大的资金和资源支持。

如果收购上市公司属于战略投资,可以业务协同,是有价值的。如果只是财务投资,想从市值管理上挣点钱,再图个好听的名儿,那么就要想清楚,谁是狼,谁是空手。卖牌子和信用也卖个高价吧。

类似的政府产业基金,我也跟过不少。

市场上最知名的一单,是某地级市和某上市公司合作的高达大几百亿的政府产业基金。增信措施是非常完善的,既有平台公司和上市公司双担保,甚至还有上市公司的股票质押。预期收益还比较可观,期限也不长。

这单项目在市场上飘了得有一年之久,最终结局如何并不清楚。

某省会城市的政府产业基金,省市区三级政府都可以合计出资70%,产业资本仅需要出资30%,非常诱惑了。也在市场上飘了段时间。

仅举两例,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吧。

什么样的AAA和强AA+类平台可以合作?

挑根正苗红的,比如高速、市政、水务等。挑就业人口多的,比如园区、厂矿、旅游等。

前者和政府绑定深,属于对地方政府的正向约束。后者和就业绑定深,属于对地方政府的负向约束。

综上所述,虽然政信业务分化了也分层了,但只要有判断力,还是可以大力做的。

毕竟,大环境不好,政信业务就是跨周期的诺亚方舟!

想不想看看诺亚方舟的样子?如图:

END

返回上一页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