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广州恒大

殷剑峰:财富管理是朝阳产业,未来供给需求侧将呈现两极分化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代表其在平台内的综合表现越好。

在殷剑峰看来,财富管理行业是朝阳产业,目前财富管理行业的结构调整包括去通道、回归本源,以及对外开放。而未来财富管理的格局是,供给侧和需求端均呈现明显的两极分化,财富管理机构越来越向头部聚集,中小机构会逐渐退出。“未来产业内部一定是竞争白热化,合作也会越来越紧密。”他表示。

《报告》有11章,几乎涵盖了所有类型财富管理机构的发展状况,从组织架构、业务模式、产品体系、增值服务等等七个方面分析了各类机构竞争力的比较优势和比较劣势。

“如果将财富管理的存量规模和GDP之比,称之为财富管理业深度,那么2016年财富管理业深度是顶峰,之后开始下降。”殷剑峰表示。

其中,下降最明显的是银行和信托,而增加的是券商、基金、保险等非银行机构。非银行系的财富管理中,规模缩减的主要是两类,一个是券商资管,一个是基金子公司专户,这两类就是通常所称的银行通道。

从《报告》给出的数据看,截至2019年底,整个财富管理行业中,如果排除私人银行,那么银行理财(非保本理财加上结构性存款)将近33万亿,其次是信托,然后是保险,保险行业规模只有不到18万亿,低于信托22万亿。此外,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券商资管、基金专户的规模分别为13.9亿、13.3亿、12.5亿、10.9亿。

“2020年,中国资本市场会发生变化,我们预期2020年可能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亮点之年,非银行系中与资本市场相关的财富管理机构,可能会有较大的发展。”殷剑峰如此表示。

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强调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去除影子银行。这几年从融资结构中可以看出,影子银行占GDP的比重在2015年最高,达到45%;2019年下降到31%,大部分萎缩。财富管理业去通道、回归本源与金融行业的趋势一致。

财富管理业另外一个结构调整就是对外开放。2019年,国家公布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一系列举措,包括允许外资设立投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允许境外资产管理机构合资设立外方控股的理财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提高外资持股比例等等。

财富管理行业迅速地对外开放,一方面是合作,另一方面是竞争。这种竞争合作格局曾经也出现过。2008年以前,国内金融机构和外资机构合作发行了很多理财产品,但是由于中资金融机构产品设计能力、管理能力低下,所以产品设计发行和产品管理都是交给外资机构。结果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后,中资机构涉外理财产品出现大范围零收益甚至是负收益,一些银行理财产品甚至被腰斩。

“面临内外资机构竞争合作的大格局下,中资机构如何提高自己的产品设计和管理能力,是非常迫切的问题。这不仅仅是中小银行、中小非银机构,甚至是大型银行和大型非银金融机构都需要面对的。”殷剑峰如此表示。

具体来看,家族信托市场发展非常快,估计2020年家族信托市场会到4689亿,与2017年相比,比翻一倍还多。

殷剑峰表示,未来财富管理的格局是,供给侧和需求端呈现明显的两极分化。从供给侧来看,未来财富管理机构一定是集中度提高,未来一定是走向头部化,头部银行、头部券商、头部管理公司,而中小机构会逐渐退出;中小机构中,除了有特色的私募股权、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之外,还有加强与外资合作。从需求端来看,同样是两极分化,一极是高净值投资者需要家族信托、家族办公室、私人银行等产品机构,另一极是普通投资者使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等。

“总而言之,财富管理行业是目前的朝阳产业,但是产业内部未来一定是竞争白热化,合作也会越来越紧密。”殷剑峰表示。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