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非非标定调对理财有什么影响

“非非标”是非标资产规模扩张与非标监管收紧叠加的产物,泛指在《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发布前既不归入标债、又不归入非标的债券资产类别。资管新规、理财新规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对非标投资存在诸多限制,如投资比例、披露要求、期限匹配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要求。

原标题:【华泰固收|理财跟踪】关注非非标定调对理财的影响

来源:华泰固收强债论坛(ID:gh_51b4540572ef)

张继强 S0570518110002 研究员

王菀婷 S0570520020001 研究员

张 健 S0570119030012 联系人

报告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11日

摘 要

本文核心观点

“非非标”是非标资产规模扩张与非标监管收紧叠加的产物,泛指在《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发布前既不归入标债、又不归入非标的债券资产类别。资管新规、理财新规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对非标投资存在诸多限制,如投资比例、披露要求、期限匹配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要求。非非标定调后加剧理财老账户的处置难度,但受影响的理财资产规模有限,而且对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约束不大,会加重非标融资压力,但信用收缩风险可控,非标替代需求或利好权益等资产。

2020年5月理财产品概况

根据Wind统计,2020年5月,理财产品收益率小幅下行,各期限均跌破4%,延续了2018年以来总体下行的趋势。近期货币宽松基调不改,市场流动性充裕,资金利率下行带动理财收益率下行。但考虑到银行的揽储压力,短期内理财收益率下行速度或将放慢。长期来看,未来随着净值化转型的推进,理财收益率会进一步下降。2020年5月,理财产品发行总量为5604只。运作模式方面,封闭式非净值理财产品发行量最大,达3759只。

2020年5月理财产品收益率概况

截至5月末,从全市场来看,Wind公布的1个月期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为3.54%,与上月相比下降19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60bp。而1年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为4.10%,较上月下降18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5bp。2018年以来各类银行理财收益率下跌趋势延续。5月,1个月短期理财产品收益率均下降,股份行跌幅最大,农商行跌幅最小;1年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下跌。对比外币来看,人民币理财收益率自2018年以来持续小幅下降,美元理财收益率波动幅度较大,近期呈稳定态势,二者利差在不同期限走势不一。

近期政策走势

5月27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消息称,根据金融委统一部署,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委成员单位,在深入研究基础上,按照“成熟一项推出一项”原则,将于近期推出11条金融改革措施,包括发布《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出台《标准化票据管理办法》等。

风险提示:经济基本面超预期,资金面超预期,信用风险超预期。

非非标定调对理财的影响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5月27日发布消息说,按照“成熟一项推出一项”原则,将于近期推出11条金融改革措施。其中第七条指出“发布《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落实资管新规要求,明确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认定范围和认定条件,建立非标转标的认定机制,并对存量“非非标”资产给予过渡期安排,稳步推进资管业务转型发展,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这是官方少见使用“非非标”这样一个“业内俗称”。

非非标即将成为历史

“非非标”是非标资产规模扩张与非标监管收紧叠加的产物,泛指在《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发布前既不归入标债、又不归入非标的债券资产类别。在以往监管文件中,非标和标债均采用的白名单定义,标债的补集并非全是非标,存在不能归类于两者的其他债权资产,即为“非非标”。因此要探究非非标问题的起源,有必要梳理非标的历史沿革。

非标的概念虽然从2013年就散见于各监管文件中,但在很长时间内并没有明确的定义,直到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出台,非标的定义才阶段性达成一致。但“标”和“非标”的定义划分并不明确,即两者合集并不是债券资产的全集,这就产生了“非非标”的套利概念,被广泛认为不属于非标,因此不受非标投资额度的限制。银监会 82 号文规定客观上促进了金融机构利用非非标盘活信贷资产,“非非标”在2015年后蓬勃发展。

资管新规发布之后,一些中小银行、民营银行认为非非标交易平台如银登中心、北金所等可以作为非标资产转标的一个途径。直到《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出台,标以外的资产全是非标。因此,非标基本上就成了标债的绝对补集,不再有非非标,非非标这一概念成为历史。

监管对理财产品投资非标的限制

资管新规为各类资产管理产品的统一监管标准,理财新规为资管新规的配套实施细则,净资本管理办法是理财子公司办法的配套监管制度,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为理财新规的配套制度,因此理财业务需同时遵守资管新规、理财新规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资管新规、理财新规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对非标投资存在诸多限制。

非非标定调的影响

受影响的理财资产规模有限

从非非标潜在的数据来源来看,《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9年上半年)》显示,非保本理财持有资产约25.12万亿元,其中银登中心信贷资产流转(纳入“新增可投资资产”统计)、理财直融工具两者合计约占3%。对于银登中心“非标”,因为其产品期限相对不长,可以尝试提高公募产品期限或通过私人银行部门代销封闭产品对接。理财直融“非标”也可转发封闭式产品。对于北金所的债权融资计划,大公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累计备案额度为2781亿元,但由于北金所的债权融资计划按照银行监管1104系列报表G06表本来也属于非标,所以总体影响更小。中证报价系统的收益凭证类似,一直以来被银监会认定为非标,因而被划为非标也无太大影响。据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数据,截至2019年末,保险资管的基础设施和不动产债权计划存续规模分别为8031亿元和4671亿元,资产支持计划存续规模仅有840亿元。虽然债权投资计划规模较大,但此前已被普遍认定为非标,而资产支持计划规模有限,因此其分类也不会对银行理财产生较大影响。

此外征求意见稿指出2020年底前,对于征求意见稿发布前存量的“未被纳入本规则发布前金融监督管理部门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统计范围的资产”,可豁免非标资产投资的期限匹配、限额管理、集中度管理、信息披露等监管要求,有利于纳入非标范围的非非标资产平稳过渡。

加剧理财老账户的处置难度

对于非标转标的途径,征求意见稿明确了银登中心、中证报价系统、理财直融工具、北金所、保交所平台的产品为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意味着这些非标转标的平台基本全部被否定,目前的转标途径可能只剩下ABS、发债和票交所的“标准化票据”。非标转标难度加大,也将加剧理财老账户的处置难度。

对于回表的途径,主要面临的障碍是授信条件、资本压力、不良压力等,目前监管尚未表明对非标回表的态度。首先,当前随着不良资产认定标准趋向严格以及宽信贷的施行,不良资产问题恐逐步暴露,将通过拨备和当期损益影响到资本充足率;对于表外理财占比高的银行面临的资本压力较大,而资本市场短期增发仍然不具备条件。虽然永续债可以补充一级资本,但核心一级资本依然鞭长莫及。其次,回表也可能影响到MPA考核中很多细分项,比如狭义贷款规模,广义贷款增速,存贷比,流动性指标等。此外,非标资产不符合表内授信标准,容易被认定为授信不审慎。因此,非标的严格认定加大了回表的压力,预计监管部门会对回表给予一定政策鼓励。

对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约束不大

非非标认定对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的约束主要体现在以下两条“净资本不得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的100%”、“净资本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其中风险资本的计算主要体现在投资不同资产的风险系数上,非标投资风险资本系数在1.5%-3%,显著高于标准化资产的权重,但即便按照3%的风险系数计算,最低也有10亿元净资本的理财子公司一般情况下仍可以支撑300多亿的非标业务,因此非非标的认定对理财子公司的净资本基本不构成约束。

非标替代需求或利好权益资产

鉴于存量非标的处置尚面临上述非标转标和回表的困境,因此无论资管新规过渡期是否延长,理财增量投资大概率更多聚焦于标债。以往银行理财主要利器就是非标+成本计价+资金池,这几个优势都在弱化。当然,货币类理财相比货基仍具有期限错配、投向和实时取现等诸多优势。与此同时,负债端压力仍大,资产及负债端压力之下,银行理财不得不寻找其他高收益资产,权益等风险资产是受益,固收+策略得到更多关注。

非标融资压力骤增,但信用收缩风险可控

2018年以来,虽然资管新规等监管措施严格规范了非标投资,但由于老产品可以新增一些非标投资,整个非标融资的压力还没有那么明显。但当前已进入2020年6月,即使老产品可继续投资非标,但新增非标投资的到期日不得晚于过渡期结束,距离2020年底过渡期结束的期限越来越短,目前老产品只能新增配置半年左右的非标,未来非标融资压力骤增。

但我们认为对融资渠道和信用扩张的负面影响较为有限。首先,年初以来金融监管政策较为注重风险防范,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指出,要集中精力抓好“六稳”“六保”,并强调加大“六稳”工作力度,若处置非标资产引发信用收缩风险,预计监管层会有相应的对冲政策。

其次,市场对资管新规下非标投资的适应性明显增强。2018年4月资管新规正式稿发布后,资管机构即按照资管新规要求压降不符合规定的非标投资规模。同年7月央行下发资管新规补丁和理财新规,对公募资管产品和理财投资非标以及部分资管产品估值方法进行了适当放松,同时延长了资管新规过渡期。2019年下半年以来,新增非标融资降幅收窄,融资渠道断裂的情况明显改善,显示经过两年的适应期之后,市场已经对资管新规下的非标投资适应性明显增强。

附录:《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要点

《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对标债进行了几步认定:

1、先用白名单制,罗列了明确属于标债的债权资产。除了毫无争议的国债、央票、地方债、金融债、信用债等之外,还包括同业存单、信贷资产支持证券、资产支持票据、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资产支持证券,以及固收类公募基金等。

2、不在上述标债白名单中的,则按照标债条件认定。资管新规第十条对标债资产规定了明确的五大认定标准,但没有明确的、可操作的具体要求,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将其进行了进一步的详细阐述,给出了详细的规则,符合这五点条件的,由相关机构向央行提出标债认定申请,央行会同监管部门审核认定。

3、此外的资产就全是非标。因此,非标基本上就成了标债的绝对补集,不再有非非标(存款等少量其他资产的认定下文将提及)。

标债资产五大认定路径

1、等分化,可交易

等分化可交易前提要求簿记建档或招标发行(目前对于这两种发行方式都有严格要求,见图表2),有最小交易单位,发行与存续期间有2个(含)以上合格投资者,具有标准化的交易合同文本。

但若仅仅是看这个定义,银行存款、同业拆借等资产也不符合等分化可交易的要求,即同样无法归入标准化债权资产。所以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明确列举了存款(包括大额存单),以及债券逆回购、同业拆借等形成的资产不是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也不是标准化债券资产。2020年2月14日,央行发布了《标准化票据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将标准化票据列为可等分可交易的收益凭证。

2、信息披露充分

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标债资产发行文件中要至少包含发行金额、票面金额、发行价格或利率确定方式、期限、发行方式、承销方式等要素。

资管新规中要求,发行机构需披露产品投资每笔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融资客户、项目名称、剩余融资期限、到期收益分配、交易结构、风险状况等。

3、集中登记,独立托管

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中要求达到需要在人民银行和金融监督管理部门认可的债券市场登记托管机构集中登记、独立托管。虽然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没有明确具体符合条件的登记托管机构,结合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第一条列举的标准化资产,登记托管机构一般为中债登、上清所、中证登。

4、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

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具体明确了什么是“流动性机制完善”,比如采用询价、双边报价、竞价撮合等交易方式,有做市机构、承销商等积极提供做市、估值等服务等。流动性机制完善但暂无成交价的资产,也可用第三方估值,但对估值机构有要求。

5、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

交易场所的关键点在于“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目前很多其他交易市场不具备这一点。上海票据交易所是按照国务院决策部署,由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设立的全国统一的票据交易平台,亦属于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所。因此,票交所及标准化票据符合标准化债权资产的交易市场要求。

目前,票据资产尚未纳入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但标准化票据满足等分化、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记(簿记建档发行)和独立托管(上清所)、公允定价、银行间市场交易五条标准,后续若通过人民银行认定,大概率会纳入标准化资产范畴。但除了标准化资格之外,标准化票据信贷属性如何界定也需要明确,按照资管新规要求“金融机构不得将资产管理产品资金直接投资于商业银行信贷资产。商业银行信贷资产受(收)益权的投资限制由金融管理部门另行制定”。如果标准化票据被认定为信贷资产收益权,则可能影响到资管产品对其投资。

具体的标和非标有哪些

《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不仅明确了标债资产五大认定路径,而且从正面以列举和明确标准的方式认定标准化债权资产,还进一步明确部分特定资产为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Bank资管》均在文章开头备注了原标题和来源。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发送消息至公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返回上一页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