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该怎么看待银行理财收益率

年初以来,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横盘震荡,3个月及以上的产品收益率保持4%左右,理财收益率陷入桎梏。

原标题:【华泰固收|月报】理财收益率的桎梏——理财月度跟踪

来源:华泰固收强债论坛(ID:gh_51b4540572ef)

张继强 S0570518110002 研究员

王菀婷 S0570119010012 研究员

张 健 S0570119030012 联系人

报告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0日

摘 要

核心观点

年初以来,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横盘震荡,3个月及以上的产品收益率保持4%左右,理财收益率陷入桎梏。下行缓慢的理财收益率是银行稳定市场规模诉求和老产品刚兑特征、同质化的结果,并遭遇结构性存款的比价效应。仅靠资产端存量高收益资产和信用下沉、加杠杆等策略的支撑仍以长久,投资者净值化教育任重道远。理财收益下行缓慢并引发资产负债倒挂是市场不稳定性的重要因素。在负债成本和资管新规的双重考虑下,银行理财需要适度控制规模和负债端成本,预计仍更偏好加配中高评级中短端信用债。

2020年4月理财产品概况

2020年4月,理财产品收益率小幅下行,各期限均跌破4%,延续了2018年以来总体下行的趋势。近期货币宽松基调不改,市场流动性充裕,资金利率下行带动理财收益率下行。但考虑到银行的揽储压力,短期内理财收益率下行速度或将放慢。长期来看,未来随着净值化转型的推进,理财收益率预计会进一步下降。2020年4月,理财产品发行总量为5827只。运作模式方面,封闭式非净值理财产品发行量最大,达4058只。

2020年4月理财产品收益率概况

截止至4月末,从全市场来看,1个月期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为3.73%,与上月相比下降7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3bp。而1年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为3.93%,较上月下降21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5bp。2018年以来各类银行理财收益率下跌趋势延续。4月,1个月短期理财产品收益率涨跌互现,大型商业银行跌幅最大,农商行大幅上涨;1年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下跌,股份行跌幅最大,城商行跌幅较小。对比外币来看,人民币理财收益率自2018年以来持续小幅下降,美元理财收益率波动幅度较大,近期呈稳定态势,二者利差在不同期限走势不一。

近期政策走势

5月6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从总体要求、资金募集、投资运作、登记托管、信息披露与报送等方面明确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的有关事项,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开展资管业务实现制度上的突破。此次《通知》相当于对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如何面向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发行私募资管产品支持实施债转股提出细化要求,对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资金端和业务端均形成利好,有助于债转股业务更好发展。

风险提示:经济基本面超预期;资金面超预期;信用风险超预期。

理财收益率的桎梏

理财收益率现状

年初以来,除了期限较短的7天理财产品外,其余期限产品的收益率均横盘震荡,3个月及以上的产品收益率均保持4%左右,反映出了理财收益率仍面临下行缓慢难题。同时,这也导致了理财产品收益率与信用债等资产收益率的倒挂。理财投资资产中债券占比较高,以3年期和5年期的AA级中短期票据来看,自今年3月以来,不同期限的中期票据收益率持续低于3个月理财收益率。对于银行理财而言,负债端成本基本不变,而资产端收益率却快速下行,银行投资管理的难度大幅上升。

截止至4月末,从理财网存量理财产品的不同产品期限看,期限较长的6-12个月(含)和1年以上的理财产品平均预期收益率均在4%以上,分别为4.13%和4.66%。剩余类型中,较为常见的1-3个月(含)和3-6个月(含)理财产品平均预期收益率分别为3.85%和3.98%。

截止至4月末,从理财网存量理财产品的从不同发行主体看,外资行的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显著高于平均水平,达5.66%,可能源于产品类型;城商行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仅次于外资行,达到4.34%;股份行、农商行和国有行的产品收益率相近,均在4.07%左右。

截止至4月末,从理财网存量理财产品的不同基础资产类型看,股权类、结构性投资类和理财直接融资工具类的产品预期收益率较高,均在5%以上,其中股权类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平均达7.00%。而近期流动性充裕,货币市场利率普遍下行,导致同业存单类、另类投资类和拆放同业及买入返售类的产品预期收益率较低,分别为2.84%、3.60%和4.00%。

理财收益率居高难下的原因

稳定市场规模的诉求

银行长期存在“规模为王”的惯性思维,规模越大的银行往往在监管层和地方政府资源分配方面更具有主动权和选择权。但随着居民投资渠道的拓宽,许多储户不再满足于将闲置资金存于银行,而是投资于互联网理财、购买基金等,导致存款搬家(实际是一般存款转化为同业存款的过程)。

除了被动存款外,银行还可以通过同业存单、结构性存款方式来扩充负债。但自2017年以来,监管层不断推动金融和同业去杠杆,先后出台各项针对同业存单的监管措施,限制了商业银行从同业端获取负债的能力。此外,2019年5月包商事件打破了同业存单刚兑预期,中小银行发行同业存单难度增大。自2018年下半年,监管层也推出了多项文件规范结构性存款业务,结构性存款同比增速大幅下滑。2020年3月《关于加强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将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纳入自律管理范围,我们认为银行以承诺高保底收益率的结构性存款扩充负债的现象将一去不复返。

在实际操作中,各银行对理财也有规模的考核。而规模竞争的一个重要手段是利用价格优势,因此为了保持规模的增长,银行即使承担资产负债收益率倒挂的损失,也要确保提供相对较高的银行理财收益率。

老产品刚兑特征

老产品的监管边际放松,预期收益+刚兑特征加重理财产品收益率刚性。我们在2月14日的报告《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的必要性与影响》中指出,梳理资管新规配套实施细则脉络可以发现,监管层为减轻老账户清理、转型及委外赎回压力,对老产品的监管有明显的放松迹象。此举导致继续滚动的老产品享受监管红利,理财市场已经事实上形成了新产品、老产品并驾齐驱、甚至相互竞争的局面。银行老产品预期收益+刚兑特征无疑更符合投资者的偏好,特别是受疫情影响,监管层传达出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的信号,老产品的刚兑特征加重了理财产品收益率的黏性,导致理财产品收益率难以跟随资产端下行。

净值化转型虽有序推进,但投资者接受度存在一个过程,导致预期收益不敢明显降低。净值化转型要求理财产品不再承诺预期收益率,而是定期公开产品净值,投资者的收益直接来自于净值的涨跌。目前理财投资者在心理上未能完全摆脱过去刚性兑付的预期,虽然理财净值化转型也在有序推进之中,但2020年一季度理财净值化转型出现了阶段性放缓。且银行还会控制产品净值的波动率与收益率,负债端收益率的下行也就因此受阻。

理财产品同质化严重

理财产品同质化严重,理财市场处于饱和,囚徒困境下各家银行不愿打破平衡、率先降低理财收益率。虽然我国存量理财产品已经超过14000只,但同质化严重,例如产品更多趋向于1年以内,收益率集中于3-5%之间,运作模式主要为封闭式。此外,存量理财产品数量2019年4月后逐渐下降,理财市场处于饱和状态。在相对固定的市场容量下,产品设计缺乏个性化导致竞争焦点集中在收益率上,各家银行陷入囚徒困境,谁也不愿打破平衡、率先降低理财产品收益率。

遭遇结构性存款的比价效应

在存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的约束之下,银行无法抬高存款利率,但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变相高息揽储,最典型的就是结构性存款。资管新规后,不少银行通过发行结构性存款的方式替代保本理财,以留住存款。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最新的不完全数据显示(主要监测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外资银行),2020年3月份人民币结构性存款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为5.11%,环比上涨42BP,平均实际到期收益率为3.64%,环比上升3BP,其中达到预期最高收益率的产品占比60.08%。可见虽然面临严监管,但结构性存款仍可达到较高实际收益。在结构性存款的比价效应下,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也居高难下。

理财产品高收益率难以持续

短期内通过依靠存量高收益资产、兑现债券浮盈和调整投资策略缓冲倒挂压力

理财老账户凭借前期配置的高收益资产可以在短期内对收益率形成支撑。“资管新规”过渡期内仍可以采取“资金池”的运作模式,银行新发行的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并非全部重新建仓,可以对接到期产品持仓资产。图表16:显示,银行理财配置的信用债占比在2017年末较2016年中有较大提升,在2018年末又进一步提高了权益资产的比例,可见在前期理财存续产品配置了部分收益率较高、期限较长的资产,我们认为目前新发行的产品可对接这部分收益较高的资产,投资组合层面的收益率下降速度小于资产收益率下降的速度,前期配置的存量资产可以部分弥补短期内收益-成本倒挂造成的亏损。

此外,兑现债券浮盈也为银行带来了部分资本利得。2020年以来债券收益率下行幅度较大,债券价格大幅上涨,可以通过卖债券来兑现浮盈,从而支付目前比较刚性的高额成本。

银行也试图通过拉长期限、信用下沉、加杠杆等资产配置策略增厚收益。根据《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9年上半年较2018年封闭式理财发行量增多、发行期限拉长。在资管新规实施前,大量期限在1年以内的理财产品能够维持高收益率依赖于资产端的期限错配与银行资金池运作。但资管新规严禁期限错配,银行理财不得不通过发行封闭式、定期开放式产品来拉长理财产品期限,使负债端与高收益资产端期限匹配,从而仍可提供高收益率。

自2017年以来,银行理财配置信用债的比重显著提高,可见银行理财通过增加信用债配置额度提高资产端收益。此外,银行理财也通过提高杠杆套取收益,确保较高的理财产品收益率。

另外,近期委外投资业务再度兴起,中小银行认购净值化投资产品以覆盖负债端成本。为满足金融监管部门对委外投资规模的限制和银行内部合规要求,一些涉足委外投资的券商或信托机构设计出新的操作模式,产品采用净值化管理,以符合《资管新规》的要求;利用房地产债券、城投债、ABN资产证券化产品博取额外高回报;允许银行事前风控监管;部分金融机构甚至对这类投资产品提供风险兜底担保。新型委外业务的兴起帮助中小银行借助外部投资获取高收益,制约了理财收益率的下行。

资产端增厚收益的方式难以持续

上文提到银行短期内通过依靠存量高收益资产、兑现债券浮盈、调整投资策略和委外业务缓冲倒挂压力,但上述方法均难以长期支撑理财产品收益率高企,我们预计未来银行理财资产端收益率可能面临进一步下降的可能。原因有以下几点:

其一,依靠存量高收益资产、兑现债券浮盈提高收益的方法本质是消耗存量利润,长期难以为继。随着存量资产的逐步到期,银行理财产品需要增配当前收益率较低的资产,存量高收益资产对收益率的支撑作用将减弱。此外,考虑到在疫情的冲击下,各期限利率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行,超短端利率为历史最低水平,长端利率持平2016年低点。中高等级信用利差也下行至历史最低位附近,而低等级信用债信用利差处于历史较高位,但是风险收益比已经较为有限,赚取资本利得的难度加大。

其二,加杠杆、拉长期限和信用下沉的操作空间有限。考虑到当前银行理财产品杠杆率已处于资管新规出台后的较高水平,同时经济进入渐进修复期,债市最友好阶段过去,市场利率波动风险加剧,未来银行理财进一步加杠杆、拉长资产期限的动力或减弱。此外,2019年末下发的《关于规范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将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的杠杆率上限由此前的140%下调为120%,因此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加杠杆增厚收益的能力下降。而今年债市违约频发,信用下沉也将更加审慎。综上通过加杠杆、拉长期限和信用下沉提高资产端收益率的操作空间有限。

其三,银行利用增配信用债、加杠杆和拉长久期方式增厚收益的同时,必然带来理财产品风险的上升,挑战投资者的传统理财观念。为衡量新发行理财产品风险程度,我们以募集开始日为基准日期,统计了2019年以来各类风险等级理财产品的数目占比,并计算每个月新发行理财产品的平均风险等级:

2019年7月理财产品收益率出现倒挂后,新发行理财产品的平均风险等级出现明显提高,直至2020年1月,理财产品平均风险等级始终处于较高位置,直到2020年2月以后,受国内外金融市场波动较大、投资者风险偏好受到重创的影响,新发行理财产品的平均风险等级下滑,但仍然高于2019年中的风险水平。

保本保收益的投资观念下,投资者对较高风险理财产品接受度不高。在资管新规之前,理财具有刚兑和资金池运作的优势,规模迅速膨胀。资管新规之后,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成为银行理财转型的重要方向,非保本理财规模仍维持稳定。可以看出,居民对理财仍具有较强的隐性保本预期,错误的认为无风险且收益率相对较高是合理的。这种投资观念是长期形成的,难以在一朝一夕内改变,因此风险等级提高的理财产品很难得到投资者的青睐。

其四,委外模式虽然短期内可以维持息差,但2016年和2017年的实践已经表明,委外模式只是将配置压力转嫁到第三方机构,当资产负债倒挂蔓延至整个金融系统时,即使投资能力强的机构也难以幸免,而且有引发流动性风险的可能。

理财收益率居高难下的影响

理财收益下行缓慢并引发资产负债倒挂是市场不稳定性的重要因素

市场不稳定性源于投资者的激进冒险行为,而机构激进冒险行为又来源于成本收益倒挂。上文提到,宽货币引导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利率大幅下行,而理财负债端刚性,近期甚至出现了倒挂的现象,这倒逼银行不得不采取加杠杆+信用下沉来博取收益,导致资产端脆弱性持续上升,一旦市场出现了预料之外的利空因素,债券市场也将受到波及。

此外,银行为了保证自身的综合收益,尽力维持息差水平,在理财资产端难做的情况下,很可能会变相投放贷款,尤其是能够接受高收益的主体(比如地产和城投)。虽然5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限制银行再次找到通道来放高收益贷款,但该行为的本质还是在于负债端成本的刚性,银行不得不寻找其他高收益业务来维持自身的综合收益。特别是当前大批小微企业难以达到银行贷款抵押、担保等要求,更易促使银行贷款流向高收益主体,一旦形成对地产和城投信贷的集中投放,银行体系的脆弱性将成倍放大。而且难以获得银行贷款意味着部分小微企业将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增加信用违约潮出现的可能性。

银行对高收益主体的贷款倾斜也会制约社会融资成本的下行。2018年以来,虽然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推开以后,利率下行的趋势比较明显,带动了整个金融市场利率向下,但是相对于国债等利率而言,信贷利率下行幅度仍偏小。银行对高收益主体的贷款倾斜将进一步制约社会融资成本的下行。

负债成本和资管新规的双重考虑下,利多中高评级中短端信用债

我们2月14日的报告《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的必要性与影响》指出,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有较强必要性,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过渡期灵活不等于“放任”,仍将继续推进存量资产化解和期限匹配,这是监管层不会改变的大方向。在杜绝期限错配的要求下,理财拉长资产久期的盈利模式难以为继,叠加负债成本刚性,理财资产配置面临流动性和收益率的两难。为减轻资产端配置压力,我们认为银行理财需要适度控制规模和负债端,切忌盲目扩张。

在债券品种的选择上,流动性佳的长端利率债收益率与理财负债端成本倒挂,银行配置意愿下降。虽然信用债投资在过渡期后回表时将对应较大风险资本计提和风险拨备,但信用下沉是银行理财博取高收益的有力手段。因此在负债成本和资管新规的双重背景下,银行理财也更偏好加配中高评级中短端信用债配置。

2020年4月理财产品概况

2020年4月,理财产品收益率小幅下行,各期限均跌破4%,延续了2018年以来总体下行的趋势。近期货币宽松基调不改,市场流动性充裕,资金利率下行带动理财收益率下行。但考虑到银行的揽储压力,短期内理财收益率下行速度或将放慢。长期来看,未来随着净值化转型的推进,理财收益率会进一步下降。

2020年4月末,从全市场来看,1个月期限理财产品收益率为3.73%,与上月相比下降7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3bp。而1年期期限理财产品收益率为3.93%,较上月下降21bp,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5bp。

本部分的详细数据均在本文的最后一部分展示——理财数据库概览中。

产品规模与结构

2020年4月,理财产品发行总量为5827只,其中个人理财产品有5599只。机构理财产品为947只,较上月共减少271只,与去年相比下降比例较大,同比下降57.1%。需要注意的是,会有理财产品同时向机构和个人发售,因此发行总量会小于机构与个人发行量之和。

其中,发行量最大的为封闭式非净值型理财产品,达4058只,环比上升37.4%;开放式非净值型产品最少,只有8只,环比上升166.7%。运作模式方面,封闭式非净值理财产品发行量最大,达4058只。

2020年4月,理财产品总存量为35329只,其中59.17%为封闭式非净值型理财产品,达20905只,环比上升24.09%,虽然封闭式净值型理财产品总存量不大,但增幅较为可观,与3月相比,增幅达22.29%。

4月新发行的产品更多趋向于3-6个月(含)理财产品,收益率集中于3-5%之间。从投资类型来看,其他投资资产类占大多数,占总发行量的93.56%。

从存量数据来看,与去年同期相比三种收益类型产品数量均有较大幅度下降,降幅最大的为保证收益类。截止4月,保证收益类理财产品存量为328只,同比下降91.9%。4月现存的理财产品中,期限为6-12月的最多,高达13553只,收益率集中于3-5%,投资类型集中于其它投资资产类,占比80.44%。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个人理财产品到期量是由Wind数据拉出(Wind数据缺失较多),因此越旧的数据误差较大,上图仅供参考。

理财收益率走势

人民币产品

2020年4月,理财产品收益率小幅下行,各期限均跌破4%,延续了2018年以来总体下行的趋势。近期货币宽松基调不改,市场流动性充裕,资金利率下行带动理财收益率下行。但考虑到银行的揽储压力,短期内理财收益率下行速度或将放慢。长期来看,未来随着净值化转型的推进,理财收益率必然会进一步下降。

分银行类型来看,2018年以来各类银行理财收益率下跌趋势延续,其中,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下跌幅度最大,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下跌幅度较小。4月,1个月短期理财产品收益率涨跌互现,大型商业银行跌幅最大,农商行大幅上涨;1年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下跌,股份行跌幅最大,城商行跌幅较小。

以短期理财产品收益率来看,2020年4月,各类银行1个月期理财产品收涨跌互现,其大型商业银行下降幅度最大,为8bp,农商行大幅上涨15bp。长期理财产品收益率下跌,其中股份制商业银行下降幅度最大,为20bp,城商行跌幅较小,为7bp。

全市场的期限利差总体处于宽幅波动态势,短期内波动剧烈。相较于3月,2020年4月, 1Y-1M、1Y-3M和1Y-6M的期限利差收窄,收窄幅度分别为13bp、14bp、19bp,6M-3M 和3M-1M全市场的期限利差走扩,走扩幅度分别为5bp、1bp。

2020年4月,全市场的信用利差较上月走扩,1M理财-1M国债、3M理财-3M国债、6M理财-6M国债和1Y理财-1Y国债利差走扩幅度均较大,走扩幅度范围分别为49bp、52bp、56bp、42bp。

宝宝类互联网货币基金从2018年至今的总体趋势也是一路下行,其中偶有小幅反弹。以最具代表性的产品余额宝和微信理财通为例,4月余额宝7天年化收益率明显下行,平均水平维持在1.854%左右,4月30日,余额宝7天年化收益率为1.677%,较3月31日的2.019%下降了34bp;4月,微信理财通7天年化收益率明显下行,由3月31日的2.338%下行至4月末,微信理财通7天年化收益率为2.071%,较上月下行27bp。

外币产品

人民币理财收益率自2018年以来持续小幅下降,美元理财收益率波动幅度较大,近期呈稳定态势,二者利差在不同期限走势不一。

2020年4月,3个月人民币理财收益率下跌7bp,1年期人民币理财收益率下跌21bp,3个月期美元理财收益率上升65bp,1年期美元理财收益率数据暂缺失,3个月的二者利差走扩,为2.92%,较上月的2.39%走扩53bp。

各银行发行情况

2020年4月,国有商业银行产品数量总共1090只,总市场占比18.04%。其中,中国银行的产品数量和占比最大,分别为330只、5.46%;中国工商银行的产品数量和占比最小,分别为16只、0.26%。

提前终止产品情况

2020年4月无理财产品提前终止。

近期政策走势

4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对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2020年3月27日在中国理财网上发布的《全国银行业理财信息登记系统直联接口服务协议》及其签署页进行了保全证据公证。

5月6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从总体要求、资金募集、投资运作、登记托管、信息披露与报送等方面明确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的有关事项,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开展资管业务实现制度上的突破。此次《通知》相当于对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如何面向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发行私募资管产品支持实施债转股提出细化要求,对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资金端和业务端均形成利好,有助于债转股业务更好发展。

理财数据库概览

每月发行量

2020年4月,理财产品发行总量为5827只,较上月增加1076只,同比下降40.1%,环比上升22.6%。

2020年4月,个人理财发行量为5599只,较上月增加1136只,同比下降38.0%,环比上升25.5%。

2020年4月,机构理财发行量为947只,较上月减少271只,同比下降57.1%,环比下降22.2%。

运作模式

2020年4月,封闭式非净值型理财发行量为4058只,较上月增加1104只,环比上升37.4%。

2020年4月,封闭式净值型理财发行量为1269只,较上月增加360只,同比上升1294.5%,环比上升39.6%。

2020年4月,开放式非净值型理财发行量为8只,较上月增加5只,同比下降72.4%,环比上升166.7%。

2020年4月,开放式净值型理财发行量为211只,较上月增加71只,同比上升142.5%,环比上升50.7%。

2020年4月,未公开理财发行量为281只,较上月减少464只,同比下降97.0%,环比下降62.3%。

机构数据全来自Wind,没有运作模式分类,全归入“未公开”。

收益类型

2020年4月,保证收益理财发行量为19只,较上月减少3只,同比下降95.9%,环比下降13.6%。

2020年4月,保本浮动收益理财发行量为26只,较上月减少129只,同比下降98.5%,环比下降83.2%。

2020年4月,非保本浮动收益理财发行量为330只,较上月减少321只,同比下降95.6%,环比下降49.3%。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2019年5月开始,中国理财网较多的理财产品并未公布具体的收益类型,因此同比、环比的下降幅度偏大。

币种

2020年4月,人民币理财发行量为5764只,较上月增加1047只,同比下降40.1%,环比上升22.2%。

2020年4月,美元理财发行量为46只,较上月增加17只,同比下降38.7%,环比上升58.6%。

2020年4月,其他币种理财发行量为17只,较上月增加12只,同比下降29.2%,环比上升240.0%。

期限

2020年4月,T+0产品理财发行量为35只,较上月增加24只,同比上升59.1%,环比上升218.2%。

2020年4月,7天(含)以内理财发行量为57只,较上月减少40只,同比下降32.1%,环比下降41.2%。

2020年4月,7天-1个月(含)理财发行量为63只,较上月减少97只,同比下降68.5%,环比下降60.6%。

2020年4月,1-3个月(含)理财发行量为1202只,较上月增加273只,同比下降57.7%,环比上升29.4%。

2020年4月,3-6个月(含)理财发行量为2651只,较上月增加494只,同比下降30.3%,环比上升22.9%。

2020年4月,6-12个月(含)理财发行量为1430只,较上月增加319只,同比下降41.7%,环比上升28.7%。

2020年4月,1年以上理财发行量为7只,较上月增加1只,同比下降97.8%,环比上升16.7%。

2020年4月,期限未公开理财发行量为382只,较上月增加102只,环比上升36.4%。

预期最高收益率

2020年4月,0-2%(含)理财发行量为0只,较上月减少0只,同比下降100.0%。

2020年4月,2-3%(含)理财发行量为18只,较上月减少15只,同比下降89.8%,环比下降45.5%。

2020年4月,3-5%(含)理财发行量为299只,较上月减少322只,同比下降96.3%,环比下降51.9%。

2020年4月,5-8%(含)理财发行量为7只,较上月减少81只,同比下降97.9%,环比下降92.0%。

2020年4月,8%以上理财发行量为0只,较上月减少0只,同比下降100.0%。

2020年4月,预期最高收益率未公开理财发行量为5503只,较上月增加1494只,同比上升416.2%,环比上升37.3%。

起点销售金额

2020年4月,0-10000(含)机构理财发行量为285只,较上月减少37只,同比下降43.0%,环比下降11.5%。

2020年4月,10000-50000(含)机构理财发行量为347只,较上月减少135只,同比下降62.6%,环比下降28.0%。

2020年4月,50000-100000(含)机构理财发行量为121只,较上月减少29只,同比下降46.7%,环比下降19.3%。

2020年4月,100000-1000000(含)机构理财发行量为116只,较上月减少29只,同比下降73.8%,环比下降20.0%。

2020年4月,1000000以上机构理财发行量为64只,较上月减少46只,同比下降41.8%,环比下降41.8%。

2020年4月,起点销售金额未公开机构理财发行量为14只,较上月增加5只,同比上升600.0%,环比上升55.6%。

2019年4月起,中国理财网不再公布起点销售金额数据,因此不再统计相关的个人理财起点销售金额。

投资资产类型

2020年4月,混合类理财发行量为49只,较上月增加2只,同比下降73.2%,环比上升4.3%。

2020年4月,债券类理财发行量为45只,较上月增加9只,同比上升25.0%,环比上升25.0%。

2020年4月,结构性投资类理财发行量为0只,较上月减少0只,同比下降100.0%。

2020年4月,其他投资资产类理财发行量为5452只,较上月增加1529只,环比上升39.0%。

2020年4月,投资资产类型未公开理财发行量为281只,较上月减少464只,同比下降97.0%,环比下降62.3%。

机构数据来自Wind,投资资产类型口径与理财网不完全统一,全归入“未公开”。因此,全部理财产品投资资产类型与个人理财产品投资资产类型完全相同。

每月存量

2020年4月,理财产品总存量为35329只,较上月减少1611只,同比下降42.3%,环比下降4.4%。

2020年4月,个人理财存量为33845只,较上月减少1416只,同比下降40.9%,环比下降4.0%。

2020年4月,机构理财存量为6612只,较上月减少653只,同比下降49.3%,环比下降9.0%。

运作模式

2020年4月,封闭式非净值型理财存量为20905只,较上月增加4058只,环比上升24.1%。

2020年4月,封闭式净值型理财存量为6961只,较上月增加1269只,环比上升22.3%。

2020年4月,开放式非净值型理财存量为2049只,较上月增加8只,同比上升8.9%,环比上升0.4%。

2020年4月,开放式净值型理财存量为3930只,较上月增加211只,同比上升66.4%,环比上升5.7%。

2020年4月,未公开理财存量为1484只,较上月减少7157只,同比下降97.3%,环比下降82.8%。

机构数据全来自Wind,没有运作模式分类,全归入“未公开”。

收益类型

2020年4月,保证收益理财存量为328只,较上月减少318只,同比下降91.9%,环比下降49.2%。

2020年4月,保本浮动收益理财存量为822只,较上月减少1240只,同比下降93.4%,环比下降60.1%。

2020年4月,非保本浮动收益理财存量为7484只,较上月减少5505只,同比下降83.2%,环比下降42.4%。

币种

2020年4月,人民币理财存量为33723只,较上月减少1604只,同比下降42.9%,环比下降4.5%。

2020年4月,美元理财存量为772只,较上月减少10只,同比下降40.9%,环比下降1.3%。

2020年4月,其他币种理财存量为834只,较上月增加3只,同比下降2.8%,环比上升0.4%。

期限

2020年4月,T+0产品理财存量为1884只,较上月增加35只,同比上升13.2%,环比上升1.9%。

2020年4月,7天(含)以内理财存量为279只,较上月减少35只,同比上升17.7%,环比下降11.1%。

2020年4月,7天-1个月(含)理财存量为326只,较上月减少97只,同比下降16.0%,环比下降22.9%。

2020年4月,1-3个月(含)理财存量为2969只,较上月减少400只,同比下降60.4%,环比下降11.9%。

2020年4月,3-6个月(含)理财存量为10452只,较上月减少301只,同比下降42.9%,环比下降2.8%。

2020年4月,6-12个月(含)理财存量为13553只,较上月减少703只,同比下降34.9%,环比下降4.9%。

2020年4月,1年以上理财存量为2985只,较上月减少492只,同比下降60.9%,环比下降14.2%。

2020年4月,期限未公开理财存量为2881只,较上月增加382只,同比下降38.6%,环比上升15.3%。

预期最高收益率

2020年4月,0-2%(含)理财存量为33只,较上月减少33只,同比下降83.9%,环比下降50.0%。

2020年4月,2-3%(含)理财存量为250只,较上月减少61只,同比下降77.7%,环比下降19.6%。

2020年4月,3-5%(含)理财存量为3843只,较上月减少4094只,同比下降91.3%,环比下降51.6%。

2020年4月,5-8%(含)理财存量为535只,较上月减少268只,同比下降92.4%,环比下降33.4%。

2020年4月,8%以上理财存量为12只,较上月减少1只,同比下降91.6%,环比下降7.7%。

2020年4月,预期最高收益率未公开理财存量为30656只,较上月增加2846只,同比上升257.5%,环比上升10.2%。

起点销售金额

2020年4月,0-10000(含)机构理财存量为1750只,较上月减少82只,同比下降16.6%,环比下降4.5%。

2020年4月,10000-50000(含)机构理财存量为2503只,较上月减少283只,同比下降58.1%,环比下降10.2%。

2020年4月,50000-100000(含)机构理财存量为960只,较上月减少125只,同比下降39.3%,环比下降11.5%。

2020年4月,100000-1000000(含)机构理财存量为982只,较上月减少110只,同比下降56.5%,环比下降10.1%。

2020年4月,1000000以上机构理财存量为344只,较上月减少47只,同比下降45.4%,环比下降12.0%。

2020年4月,起点销售金额未公开机构理财存量为73只,较上月减少6只,同比下降85.9%,环比下降7.6%。

从2019年4月开始,中国理财网不再公布起点销售金额数据,因此不再统计相关的个人理财起点销售金额。

投资资产类型

2020年4月,混合类理财存量为3697只,较上月增加49只,同比上升30.3%,环比上升1.3%。

2020年4月,债券类理财存量为1278只,较上月增加45只,同比上升79.7%,环比上升3.6%。

2020年4月,结构性投资类理财存量为452只,较上月减少0只,同比上升20.9%,环比下降0.0%。

2020年4月,其他投资资产类理财存量为28418只,较上月增加5452只,环比上升23.7%。

2020年4月,投资资产类型未公开理财存量为1484只,较上月减少7157只,同比下降97.3%,环比下降82.8%。

机构数据来自Wind,投资资产类型口径与理财网不完全统一,全归入“未公开”。因此,全部理财产品投资资产类型与个人理财产品投资资产类型完全相同。

风险提示

经济基本面超预期。经济基本面若是大幅好于预期,经济增长变得强劲,则理财收益率大概率会出现上行。

资金面超预期。资金面若是超预期的非常紧张,则会抬升短期利差收益率。

信用风险超预期。在宏观经济基本面仍偏弱、信用债到期量较大的背景下,信用风险事件仍有可能局部出现,或对理财收益率造成冲击。

本材料所载观点源自05月20日发布的研报《理财收益率的桎梏——理财月度跟踪》,对本材料的完整理解请以上述研报为准。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Bank资管》均在文章开头备注了原标题和来源。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发送消息至公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返回上一页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