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广州恒大

北京8银行网点实地调查:假结构性存款整改缓慢 大行理财经理反问“监管怎么认定是假结构?”

财联社(北京,记者 李愿)讯,监管出手规范假结构性存款已经有一段时间,但从财联社记者今天的实地调查情况来看,整改情况显然没那么乐观。

今天,财联社记者走访了包括中农工建4家大行,以及平安、浦发、招商等3家股份制银行,外加1家城商行——北京银行网点后发现,自9月份监管部门发文治理结构性存款乱象以来,银行总体整改进度较为缓慢,假结构性存款问题依然突出。

在资管新规落地、理财产品刚兑被打破的背景下,结构性存款作为近年来规模快速增长的投资品,正愈发受到青睐。但“假结构”变相高息揽储、产品设计不合规等一系列问题和乱象也随之凸显。9月6日,北京银保监局印发《关于规范开展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下称《通知》)整治乱象,但根据记者目前的实地走访情况来看,显然假“结构性”仍在行。

总体来看,记者走访的8家银行中,多数银行在推荐结构性存款时仍承诺保本保收益,且收益大概率为最高收益率。

其中,仅1家大行为浮动收益率,一家大行今日无结构性存款产品在售,而其中一家大行将区间收益率改为“或”。

从销售话术来看,其中两家大行相对谨慎,称虽然历史产品都是最高收益率,但并不代表推荐的产品还能拿到最高收益率;股份行、城商行仍暗示能拿到最高收益率。

“从中期来看,结构性存款规模或将收缩;但长期看,正规结构性产品未来仍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有望成为商业银行的新兴利润增长点。”业内人士认为。

“他们真的是浮动收益率吗?”面对财联社记者“为什么其他银行结构性存款都写浮动收益率,你们写的是‘或’呢?”的疑问时,一家银行理财经理以质疑的口气反问道。

该银行大堂宣传信息显示,当日有10款结构性存款产品在售,期限36天至370天不等,10款产品的预期年化收益率均显示为“或”,例如其中一款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为1.55%或4.65%。

据上述理财经理介绍,10月份以后该行销售的结构性存款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有一些变化,以前预期年化收益率为浮动,但仅相差0.1个百分点,如4.25%-4.35%,之后都改成了“或”。对于这些产品能否拿到最高收益率时,该理财经理较为谨慎,“我只能告诉你历史产品都是最高收益率。”

北京银保监局印发的上述《通知》中提到,部分银行为结构性存款构建狭窄的收益波动区间或将挂钩的衍生产品行权条件设置为几乎不可能触发事件,使结构性存款从名义上的浮动收益产品变为事实上的固定收益产品,违背了使存款人在承担一定风险基础上获得相应收益的产品设计原则。

再如某家股份行理财经理介绍一款7天期挂钩黄金的结构性存款时,显示其投资类型为浮动收益型,但其产品说明书中介绍,预期到期利率为1.00%或3.04%或3.34%(年化),实际收益率按照黄金价格表现来确定,波动区间从“期初价格-140美元”至“期初价格+40美元”,在区间内收益率为3.04%,高于此区间收益率为3.34%,低于此区间收益率为1.00%。

“以前绝大部分情况都是3.04%的收益率,虽然不能说100%这次还是3.04%的收益率,但也几乎没有问题,除非市场出现崩盘。”上述股份行理财经理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随后,财联社记者查看了其他多家银行结构性存款产品说明书,除一家大行结构性存款能实现区间收益外,其他银行实际均为“或”收益率,且大概率均为最高收益率(三个收益率的中间值,二个收益率中的最高值。)。

央行数据显示,10月份全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大幅压降5035.78亿元至10.34万亿元,不过11月压降速度有所放缓,仅下降0.11万亿元至10.23万亿元,年底能否降至10万亿以下仍持疑。其中,大行两个月的压降规模均高于中小银行。

事实上,不仅仅是北京,浙江省9月份也专门发文规范结构性存款业务。全国层面,银保监会多次发文规范结构性存款业务,并在10月份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中对结构性存款进行了定义。

所谓结构性存款,是指商业银行吸收的嵌入金融衍生产品的存款,通过与利率、汇率、指数等的波动挂钩或者与某实体的信用情况挂钩,使存款人在承担一定风险的基础上获得相应的收益。并提出,商业银行应当严格区分结构性存款与其他存款,不得发行收益与实际承担风险不相匹配的结构性存款。

“中小银行是我国结构性存款的主要发行主体,原因在于中小银行负债端吸储压力相对大行更高,且获取流动性的渠道偏窄,资管新规出台后,中小银行负债端结构性存款的数量和占比的提升速度显著高于大型银行。”招商银行宏观经济研究所所长谭卓表示。

一位股份行理财经理对财联社记者介绍,资管新规出台后,净值型产品不断发行,但开始接受程度比较低,现在保本理财的收益率不断下降,净值型产品接受程度在逐渐提升,这期间结构性存款和大额存单也起到了一定的缓冲作用。

日前,一位理财子公司负责人也表示,目前净值型理财产品转型难,主要是投资者接受程度低,不得不压低老产品的收益率,让投资者转而购买净值型理财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银保监会在上述通知中还设置过渡期和“新老划断”的政策安排,过渡期为12个月,过渡期内,商业银行可以继续发行原有的结构性存款(老产品),但应当严格控制在存量产品的整体规模内,并有序压缩递减。

“从中期来看,结构性存款规模或将收缩,一是降成本目标下结构性存款收益率趋势性下行,二是结构性存款的持续转型将引发一定程度的客户流失。不过,从长期来看,正规结构性产品未来仍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有望成为商业银行的新兴利润增长点。”谭卓认为。

返回首页 >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