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

债券基金是“理财替代”下的好选择吗?

随着海外疫情的发展,全球经济面临较大的向下压力,主要国家央行纷纷采取宽松政策对冲经济下行风险。截至4月24日,10年期国债活跃收益率为2.48%,从年初以来震荡下行。随着收益率的下行,余额宝收益跌破2%,今年以来走势喜人的债券基金再度引起投资者的注意。以纯债基金为例,据海通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截至4月24日的数据,纯债债券型基金今年以来收益率3.25%,跑赢同期股票型基金的-0.46%。

那么,债券基金是大众寻找“理财替代”背景下的好选择吗?债券基金的投资回报主要来自对信用债的投资。近年来,信用债的收益率有所下降。但是,凭借基金公司深入的信用挖掘,信用债仍能提供3%-4%左右的投资收益(当然,这不绝对,债券基金也可能出现亏损,历史数据仅供参考)。

这就取决于各家的固收投研能力。说到固定收益类产品,一直以来是众多公募基金的必争之地,固收投研能力到底哪家强? 据海通证券4月7日发布的《基金公司权益及固定收益类资产分类评分排行榜》,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富国基金在近两年和近三年固定收益类中型公司的业绩排行中,均排名第一。

今天我们来介绍一位来自富国基金的以“稳健”著称的债券基金经理,他就是2018年度开放式债券型金牛基金——富国泓利纯债的基金经理,富国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总监助理武磊。

从个人履历来看,武磊,博士,8年证券从业经验,曾任华泰证券投资经理、国泰君安证券资本市场部董事、国泰君安资管公司投资经理。2016年12月加入富国基金,2017年3月起任基金经理,目前在管基金数量10只,包括富国产业债、富国天丰强化收益、富国新天锋、富国鼎利三个月定开债等基金,总管理规模超300亿元。

武磊的投资理念偏向稳健,即追求经过风险调整后长期稳定的回报。投资风格上来看,武磊对于债券资产的配置较为均衡,他管理的产品,较为注重在牛市中可以获得较好的收益,而在震荡市中也能够较好地控制回撤。投资策略上,武磊注重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先通过自上而下对宏观经济、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等进行研判,把握利率水平及利率波动,进行各类债券资产的配置。此外,通过自下而上的方法,对具体的行业及发行人进行深入研究,从而构建投资组合。

在武磊管理的众多债券基金中,我们挑选了两只具有代表性的来一探究竟。

我们来看一下武磊管理的富国泓利纯债A,该基金是武磊独立管理时间较长的一只基金,以优异的业绩和风险管控能力,斩获《中国证券报》颁发的“2018年度一年期开放式债券型金牛基金”奖。据wind数据显示,从2017年7月31日武磊管理以来,截至2020年4月24日,富国泓利纯债A取得了18.25%的总回报,年化回报6.32%,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总回报16.22%,年化回报5.65%;中证纯债债券型基金指数总回报14.08%,年化收益率5.06%,从长期来看,富国泓利纯债A的业绩优于市场上纯债基金业绩的平均水平。

从回撤来看,富国泓利纯债A的最大回撤为-0.74%,发生在2017年10-11月收益率不断攀升,债券市场大跌。在2018年至今,该基金的最大回撤仅为-0.43%。

数据来源:wind,截至2020年4月24日

武磊管理的基金中,另一只较有代表性的富国新天锋,据wind数据显示,从2018年7月11日武磊开始管理以来,截至2020年4月24日,总收益率16.15%,年化收益率8.72%,同类排名60/1078。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总收益率12.77%,年化收益率6.94%,中证纯债债券型基金指数总回报9.64%,年化收益率5.42%。按单年度来看,2019年富国新天锋实现了9.41%的收益,同类排名21/1276,可以说是业绩十分优异了,同时回撤控制的也非常好,在武磊管理的期间,该基金最大回撤为-1.23%。

数据来源:wind,截至2020年4月24日

在信用事件越发频繁的当下,武磊是如何有效地进行组合的信用风险管控,力争为投资者创造“稳稳的幸福”?

这就不得不提到,富国基金在业内率先建立的三级信用风险防控体系,包括独立的信用研究部、基金经理和信用评审委员会三个部分,层层把关。信用研究部主要负责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去研究信用个券信用;基金经理作为产品的主要负责人,也会参与信用研究,与研究团队交流观点;评审委员会主要由经验比较丰富的投资经理和资深信用研究员组成,定期讨论信用空间的发展方式,以及各个行业的信用模式的授权方法、信用评分的方法等。

除了三级信用风险防控体系,武磊在构建组合的时候,非常注重分散化投资,以降低对单个主体信用风险的暴露。

目前,新冠疫情对经济造成的短期冲击,货币政策呈现宽松态势,即“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在政策宽松和流动性宽裕的推动下,债市市场收益率水平较年初有较大幅度回落,当前市场确实处于一个低利率环境。

武磊认为,在较低利率环境下,可以尝试从两个角度把握投资机会。一是挖掘信用债的流动性利差机会,虽然整体利率水平已经回落较多,但受信用市场分层、信用债流动性偏弱影响,不少信用债收益率仍然具备吸引力,有一定挖掘空间。但正是由于流动性偏弱,因此对资金稳定性要求较高,定开型债基或者有持有期要求的债基更适合采取这个策略。二是在主要配置债券类资产的基础上,适当配置部分股票或者可转债等含权资产,通过风险对冲降低波动,并且把握大类资产轮动的机会。

2020年3月,国内债市跟随海外市场出现调整。海外金融市场出现大幅波动,资产抛售压力加大,全球金融市场显现出流动性危机的征兆,一些海外机构面临流动性压力,不得不卖出所持有的中国债券来回笼流动性。自2018年以来,债券市场加大对外开放,许多海外资金增持了国内的债券,境外机构已经成为中国国债的重要持有人之一。

“如果和其他新兴市场进行横向对比,会发现中国债券市场在本轮海外流动性危机里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这也侧面说明,中国债券市场作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市场韧性较强,抗压能力也相对较高。”武磊指出,目前看来,中国债券市场的收益率水平和海外发达国家相比,利差仍然很大,对于海外资金来说,中国债券市场仍具有吸引力。因此,在未来海外金融市场稳定下来之后,随着海外央行大量释放流动性,这些前期抛售中国债券流出的海外资金最终会重新回到中国债券市场。

拟由金牛基金经理武磊担纲基金经理的——富国添享一年持有期(A类:009290;C类:009291)正在首发募集中,该基金投资债市的比例不低于基金资产的80%,可投资可转债,以稳健回报为投资目标。感兴趣额投资者可以关注一下。

返回上一页

相关资讯